1/1页9314: 跳转到查看:131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键盘左右键可以进行前后翻页操作
【有 0 人在聊天】 帮助

精确影像诊断技术与临床数据仓库的深度应用,为严重心脏病患者的诊疗带来福音!

精确影像诊断技术与临床数据仓库的深度应用,为严重心脏病患者的诊疗带来福音!

日前,葛均波院士领衔的上海德达医院收治了一位59岁的女性心脏病患者,该患者去年9月份开始出现活动后胸痛等症状,并不断加重, CTA显示锁骨下及颈内动脉闭塞、冠状动脉左主干狭窄,同时右肾也出现动脉狭窄。因病情复杂,手术难度大,可能需进行多支血管搭桥,经多家医院会诊后,最终患者慕名找到了葛院士与刘建实教授团队。


德达医院心脏团队对这名复杂的心血管病人进行了细致的术前讨论,在飞利浦影像数据系统检查的辅助下,确诊为大动脉炎(广泛型),病变累及主动脉,并导致两侧颈动脉、锁骨下动脉、右肾动脉和右侧股浅动脉严重狭窄至闭塞。


由于主动脉管壁弥漫性钙化,如果行多支动脉搭桥手术,手术复杂且风险高。幸运的是,患者大动脉炎发病过程较缓慢隐匿,形成了有效的侧枝循环,分析后,团队一致认为左主干严重狭窄是危及患者生命安全的主要靶病变,确立先由心内科介入手术团队在杂交手术室进行冠脉和其他病变动脉的造影,根据结果再制定更详尽的治疗方案。



主动脉全程严重钙化





右侧锁骨下动脉闭塞(远段由侧枝循环供应),左侧锁骨下动脉弥漫性狭窄伴血流缓慢,两侧颈内动脉纤细,两侧椎动脉明显代偿性增粗。




择日,心脏介入团队先进行了经股动脉病变动脉造影术,进一步明确了患者多处动脉病变血管的严重程度,随后与心外科医生进行了会诊,形成了治疗策略:主动脉和多支大动脉的硬化、狭窄和闭塞,与患者的高血压互为因果,从造影结果看右侧肾动脉狭窄约60%而且患者肾功能正常,可以药物治疗和随访肾动脉的狭窄。但是患者左主干严重狭窄累及前降支开口及近段,导致患者出现心绞痛,应该给予积极干预。



右冠状动脉明显粗大,血流缓慢





左主干中远段严重狭窄90%,回旋支细小





前降支开口至近段狭窄,回旋支近段较粗大




再次进行冠状动脉血管内超声,确定参照血管直径和严重狭窄的病变累及的范围后,葛院士与刘教授在10分钟内就完成了前降支近段至左主干近段的药物涂层支架的植入和扩张,复查血管造影和血管内超声,两枚支架扩张贴壁良好,解除了冠状动脉的狭窄。



于前降支近段至左主干近段串联置入药物涂层支架后




术后次日早晨,该患者就能够下床行走,下午即顺利出院,手术圆满成功,但仍不可忽视的是,大动脉炎患者在冠状动脉介入术后,发生血管再狭窄比例较高。为此,心内科专家为该患者制定了一套科学的术后康复方案,辅以飞利浦院后管理系统,将心血管疾病健康关护全程所产生的数据,都实现互联互通和病人院后随访,同时紧密跟踪患者术后用药情况。


上面那位得到及时有效救治的心脏病患者无疑是幸运的,根据最新的《中国心血管报告》统计结果,心血管疾病死亡仍然高居我国城乡居民死亡原因首位。虽然近年来我国的医疗技术水平已得到长足的发展,但目前在心血管病诊疗实践中仍面临着三大痛点:1、临床数据分散,信息处于孤岛状态;2、精准诊断亟需加强;3、院后管理欠缺,患者再入院风险高。因此相关临床大数据的应用将为提高心血管疾病防治水平制定指导性意见和决策建议、提高心血管疾病中国医疗科研及诊疗水平、惠及广大心血管疾病患者。在这一专业领域,飞利浦已耕耘多年,致力于从心血管等专病、专科为切入点,通过人工智能让信息实现标准化和结构化,对健康医疗大数据进行整合和分析,从而创建基于云端智能化驱动的分级诊疗解决方案,并在此基础上打造精准诊疗和个性化诊疗,让更多的患者受益。


就拿在亚洲地区最常见的大动脉炎为例,它是主动脉及其主要分支及肺动脉的慢性进行性非特异性炎变,多见于年轻女性,男女之比为1:3.2。其中以头臂血管、肾动脉、胸腹主动脉及肠系膜上动脉为好发部位,常呈多发性,因病变部位不同而临床表现各异。以引起不同部位的狭窄或闭塞为主,少数病人因炎症破坏动脉壁的中层,而致动脉扩张或动脉瘤。


根据病变部位可分为四型:头臂动脉型(主动脉弓综合征);主、肾动脉型(胸、腹主动脉型);混合型(广泛型);肺动脉型。


(1)头臂动脉型(主动脉弓综合征):头部缺血可出现头痛、眩晕、记忆减退,甚至抽搐、偏瘫或昏迷。锁骨下动脉受累可出现单侧或双侧上肢无力、酸麻、发凉,甚至肌肉萎缩,颈动脉、肱动脉、桡动脉搏动减弱或消失。


(2)主、肾动脉型(胸、腹主动脉型):出现肾性高血压,尤以舒张压升高明显,下肢出现乏力、发凉、酸痛和间歇性跛行。


(3)混合型(广泛型):比较多见。具有上述二型改变的特点,病变广泛,部位多发,病情一般较重。本型一般先有其中一型的症状,随着病情发展逐渐演变为混合型,约占31.6%-41.5%。


(4)肺动脉型:出现心悸、气短、肺动脉瓣区收缩期杂音和肺动脉瓣第二音亢进等肺动脉高压的表现。本病合并肺动脉受累并不少见,约占50%,同时上述三种类型均可合并肺动脉受累,而在各类型中伴有或不伴有肺动脉受累之间无明显差别,单纯肺动脉受累者罕见。


随着对本病认识的不断提高,以及影像学技术的革新和发展,该病的诊断水平得到了良好的保证。虽然大多数大动脉炎患者早期可通过积极的内科治疗使病情得以缓解,但仍近有约1/3的患者,因为器官缺血或动脉瘤形成,而需要进行相应的外科干预治疗。对于如何通过外科手术或微创介入治疗,处理狭窄或闭塞的动脉,恢复动脉血供,降低围手术期并发症,缓解患者症状和延长其寿命,一直是多发性大动脉炎综合治疗的难点。加之患者长期服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导致自身免疫力低,对手术环境无菌化程度要求高等因素,都无形中增加了外科治疗的难度。


手术前控制疾病活动和随之的重建血运是预防并发症的关键。要达到满意的治疗效果,对多发性大动脉炎进行多学科的的诊断和管理是至关重要。因此需要积极发挥多科会诊的作用,发挥血管外科、麻醉科、风湿免疫科、重症医学科等各科室的整体优势,力求将手术风险降到最低。飞利浦全国心血管临床数据仓库(NCDR)让心血管大数据技术实实在在地服务于医护人员,通过对各种历史数据的分析,更客观地判断患者病情,预后,各种术式的成功率,有效地指导临床决策。就像帮助上海德达医院一样,它可以帮助全国各地的心外科团队收治更多复杂的心脏病人,完成更多的疑难手术,以解决更多患者的病痛!

TOP

 
1/1页9314: 跳转到
发表新主题 回复该主题
首页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企业邮箱